我的手和胳膊被他控制了一晚上,整个手和胳膊上面都肿起来了,还有瘀青,浑身都是土。我母亲可能就是猜到了,我就跟我妈说,什么都别说,你赶紧送我回家吧,因为家是我的安全区嘛。

说这些话的时候,韩一亮咬着嘴唇,低下了头。碰到无法回答或不想回答的问题,他总会习惯性地低头。他至今还会经常想到这9个人,“希望他们都逃出去了”。